歡迎來到賽客傾訴心理咨詢服務平臺  |  專業的心理服務·安全隱私有保障
0592-5021211
服務熱線(早8:00~凌晨0:00)
賽客傾訴 > 資訊 > 科普 > 那些被理想化的心理咨詢師……

那些被理想化的心理咨詢師……

時間:2019/11/11
一天早上,心理咨詢師阿琳收到一個信息,是多年未見的校友Kelly發來的。Kelly說她正在上海,問阿琳要不要一起吃飯。Kelly和阿琳以前并不熟,當年在學校幾乎沒什么交流,這些年對彼此的了解只是在朋友圈里。但阿琳還是很開心,她感覺除了來訪者

一天早上,心理咨詢師阿琳收到一個信息,是多年未見的校友Kelly發來的。


Kelly說她正在上海,問阿琳要不要一起吃飯。


Kelly和阿琳以前并不熟,當年在學校幾乎沒什么交流,這些年對彼此的了解只是在朋友圈里。


但阿琳還是很開心,她感覺除了來訪者、體驗師、督導師外,很久沒和活人暢聊了。


飯局定在當天晚上6點半,兩人都希望早些見到對方。


快到6點時,阿琳完成當天第七個咨詢,寫完咨詢記錄,疏一口氣,心想累死老娘了,晚上要暴飲暴食,再聊它個海闊天空。


Kelly剛坐下,就半開玩笑地對阿琳說:“我可是特地找到你,今晚你得給我做個心理咨詢了。”


阿琳習慣了常有熟悉或不熟悉的朋友向她求助,她都是委婉拒絕。


“咨詢師是不能給朋友做咨詢的,這是對雙方的保護。”阿琳真誠地說。


“人痛苦到一定程度,活著真的很辛苦,我最近常有自殺的想法。”Kelly自顧自接著傾訴,完全沒聽到阿琳的話。



咨詢師對“自殺”兩個字是很敏感的,阿琳看著滿臉陰郁的Kelly,只能選擇積極傾聽。


阿琳盡力共情后,勸Kelly去醫院做一下診斷,選擇一個咨詢師獲得一些療愈。


Kelly說無法信任咨詢師,還不如跟你說呢。


阿琳被Kelly放在一個很高也很有壓力的位置,但她知道,自己沒有能力成為Kelly的救命稻草,她需要專業且穩定的陪伴。


她向她科普醫院診斷和心理咨詢的意義,并分享自己接受心理咨詢的心路歷程。


Kelly總算同意嘗試一下心理咨詢,讓阿琳給她推薦咨詢師。


阿琳詢問Kelly對咨詢師的期待,然后發動了自己可以想到的人脈,為Kelly推薦了幾位心理咨詢師和精神科醫生,供她選擇。


就這樣,三個小時過去了,Kelly的情緒總算平復。


阿琳餐盤上的食物早已冷冰冰,她心里也涼涼的:好不容易有個朋友來看她,原來是特地尋求咨詢的。



 02 


不知道有多少心理咨詢師有過與阿琳類似的經歷:因為是心理工作者,所以被周圍的朋友過度信任,在餐桌上不得不成為一個傾聽者,甚至是拯救者。


很多人讀了我的文章后,添加了文末留下的工作號。


有些人是為了解咨詢相關事宜,有些人就是想加個好友,但還有一些人,從申請好友開始,便把我看作可以隨時幫助TA的人。


通過好友申請后,手機連震好幾下,一看是新添加的陌生友人發來數條信息:


清心,你好,讀了你的文章,很感動。


我現在遇到一件事,balabalabala……(此處省略了大段描述故事和情緒的文字),


我現在好痛苦,不知道該怎么辦。


你說我這是什么心理動機?能不能給我分析一下。


清心,在么?你干嘛呢?你現在能不能回復我一下?


如果我不是一位心理咨詢師,或者如果我很清閑且有用不完的能量,或許我可以做一個熱心陪聊的大姐,但可惜沒有這樣的“如果”。


讀完信息,我回復:抱歉,因為信息量有限,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樣的心理動機。


如果你愿意的話,可以做一下心理咨詢。


如果你愿意信任我的話,我愿意陪伴你做心靈探索。我的咨詢費用是***,咨詢設置是******。


然后,我翻出自己的簡歷鏈接發過去。


這時候,突然收到微信提醒:***開啟了朋友驗證,你還不是他(她)的朋友……


What?已被刪除?



最初,我會感覺為什么有那么多巨嬰?


為什么我作為合法咨詢師,以職業的態度介紹自己會遭遇如此無禮對待?


后來,也就明白了:我被陌生友人理想化對待了。


要怪只能怪我的文字太溫柔、太抱持,讓TA對我產生了理想化幻想。


在這種理想化幻想里,我不再是我,我的形象成為TA心中期待的一個形象。


這個形象很夸大,像菩薩一樣樂于助人而不識人間煙火……


活菩薩居然跟我談錢?多么令人憤怒!這個世界還有可以信任的人么?我居然還對她掏心掏肺講那么多!氣死了,趕緊刪掉、刪掉……


理想化破滅后,伴隨而來的往往是貶低。


期望越高,失望就越大,憤怒也就越大。


寺廟里有各種佛像,雖然那些佛像是人造的,是由沒有情感的材料所造,但人們還是會恭敬地向它們磕頭、獻花、捐錢……


因為這些佛像被擺在廟宇中,在人們心中就是理想化的存在,是佛菩薩的化身,可以聽到自己、可以保佑自己……


做佛像好啊,不管被理想化得有多高,還是可以啥也不用做。


而現實中的人,若是被理想化再不做點啥,那可是要遭“報應”的。


很多心理咨詢師,都因拒絕咨訪關系外的心理求助而被誤解,甚至被諷刺、被疏遠……




 03 


經常被理想化對待之后,我忍不住思考,為什么人們需要理想化他人?


我發現,生命里越是被忽視、越是缺少情感鏈接、內在越是脆弱、越是缺少安全感的人,越容易對他人產生理想化幻想。


在他們的生命中,從未被如此美好的客體對待過,所以只能通過幻想來實現:越是靠近自己心中完美、強有力的人,自己才越有機會被拯救。


在Kelly的想象里,阿琳作為一位心靈工作者,又是老同學,一定會給她帶來期待中的被理解和支持。


吃飯的那天晚上,阿琳滿足了她的期待,但后來,當Kelly又不斷給阿琳發信息傾訴自己的焦慮心情時,阿琳回復說自己無法繼續傾聽她,并解釋了原因。


自此,Kelly疏遠了阿琳,阿琳對此并不感到奇怪:有理想化產生的時刻,就有破滅的時刻。


其實,如果一個人真的有機會得到理想化對象的積極回應、共情、陪伴、支持,TA真的會收獲很多療愈。


來訪者對咨詢師有很多移情,而理想化移情會對咨詢工作產生很多積極的推動。


說實話,大多數心理咨詢師都是很有情懷的,因為這是一個需要靠情懷支撐的職業,要不早在從業前幾年就窮死了。


但是,咨詢師天天陪著來訪者上刀山下火海,已經生死疲勞了,真的無力再在飯桌上傾聽和共情。


當然,有人可能會說,我并沒有理想化你們咨詢師啊,我身體哪里不舒服,我的醫生朋友會給我解答;


我法律上遇到困惑,我的律師朋友會給我解答;


你們心理工作者怎么就這么矯情?這跟理想化有哪門子關系?


解答心理問題,與解答軀體或法律問題還是有很大不同的:心理問題不是單單能靠思考、知識和經驗來解答的。




 04 


那么,心理工作者是怎樣工作的?


理論和經驗只是一部分,最重要的是,心理工作者是要用感受工作的。


心理咨詢最重要的是共情,共情到位了,咨訪關系才能建立,后續工作才有可能展開。


如何共情?


共情不是靠“我理解你”這句鬼話,也不是靠理論分析這種由上而下的俯視,而是咨詢師通過打開自己的感受,來體會來訪者的感受。



來訪者走進咨詢室,往往帶著抑郁、焦慮、憤怒、絕望的心情,而咨詢師往往會接收到這些抑郁,焦慮、憤怒或絕望的感受。


咨詢師使用自己,來感同身受來訪者的內心體驗,只有這時候,來訪者才能真正感覺到自己被共情了。


咨詢師的身體是一個容器,一天咨詢工作下來,各種各樣的情緒都會流入這個有血有肉的容器,這時,咨詢師的身體往往會變得異常沉重。


因此,心理工作不是你來我往幾句話那么簡單。


出了咨詢室,咨詢師需要做個傻白甜來消化容器中的感受,并做自我關懷,所以真的很無力還要在飯桌上做咨詢。



 05 


在咨詢室之外隨便分析朋友,是會傷人的。


還真不好意思承認,這事我真干過。


咨詢師往往都是接受了漫長的培訓后,才有實踐的機會。意思是,實踐前的時間,非常……漫……長……


在那漫長的時間里,多渴望有施展才華的機會,所以面對朋友的邀請,我是積極響應的;被高度信任,我是欣慰喜悅的。


我曾在微信上跟朋友聊好幾個小時,用我的專業耐心解答,直到朋友心情緩解了,我才放心去做自己的事;


我曾深夜傾聽朋友的各種壓力,并用我的專業分析完朋友,再分析朋友的家人;


我曾陪朋友的孩子玩沙盤游戲,然后反饋給朋友,從沙盤上看你孩子現在壓力太大了,他有一種被吞沒感,這可能是你帶給她的……


以上熱情相助,一分錢不收,掏心掏肺,真的是個活菩薩啊!后來呢,那些接受過我熱情幫助的朋友,都疏遠了我……


我現在理解他們:估計恨死我了,要不尷尬死了,最好老死不相往來。


再親密的朋友之間,也需要有一些隱瞞,這樣關系才更舒服。



 06 


身體不舒服,醫生朋友三兩句給出建議后,你該去醫院去醫院,該買藥買藥。


如果心情不舒服,找個咨詢師朋友聊聊,往往有開始,沒結束……


說是咨詢孩子的問題,聊著聊著就是夫妻問題;


說是咨詢夫妻問題,聊著聊著就是原生家庭問題;


說是咨詢原生家庭問題,聊著聊著就是……


無邊無際,看不到盡頭。


雖然心理咨詢每次只有50分鐘,但還有下周、下下周、下下下周……這是一個持續的工作。


而餐桌上的傾訴,知道有這次,但不確定下次是什么時候,所以一旦打開閥門,恨不得聊到餐廳打烊——永遠還有一句話沒說完。


況且,餐桌上的咨詢,可能讓你越聊越堵。


你說了一堆孩子的事,咨詢師回答了孩子的事。


這時,你突然胸悶,心想,你沒注意到孩子TA爸是甩手掌柜?


你沒看到我有多辛苦么?你不安慰我幾句?為什么連咨詢師都不理解我?


每個想傾訴的人,都有一肚子委屈需要被看見。


但如果你的咨詢師朋友沒有看見你的委屈,可能是因為TA不想拆開你的防御,因為你們是朋友。

 


前段時間新結識一個朋友,她問我,你們心理咨詢師是不是可以把一個人看透?


我笑了又笑,哪有那么夸張,我們在咨詢工作中,有時候跟來訪者工作幾十周,還看不明白來訪者呢。


她又問,那他們還來?咨詢費很貴的。


我答,這是一個很奇妙的工作,你一下子就看明白了,來訪者可能反而不來了。



相關文章

男人為什么不能擺脫單身?過來人告訴你六個原因!

如何教育7歲孩子?教育娃的“黃金律”

有什么方法可以提高你的記憶能力?

讀心術的奧秘:讓別人按你的心意去做

友情鏈接: 安全套全民健康網手游攻略
GPK钱龙捕鱼涨分技巧